主管:中共渠縣縣委 主辦:中共渠縣縣委宣傳部 網站熱線:0818-7204697 QQ在線留言 繁體中文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最頂右小廣告
最新文章:  

您現在的位置:渠縣新聞網 >> 新聞中心 >> 媒體看渠縣
35年堅守 鄉村教師為山區孩子撐起一片藍天

作者:楊東 簡朝龍 來源:人民網 發布時間:2019年09月10日 點擊數:

  華鎣山下,高云山上,在一座白墻青瓦的四合院里,飄揚的五星紅旗格外耀眼。每當晨曦初露,這里便會傳出朗朗的讀書聲,在幽靜的山區格外動聽……

  這里是渠縣瑯琊鎮高云村小學,今年55歲的鄧禮映是目前學校唯一的老師,從執教第一天算起,他已經在這里堅守了35年。

  35年,他走的最多的路,是崎嶇、坎坷的山村小路;35年,他想的最多的人,是天真、可愛的山村孩子;35年,他做得最多的事,是寂寞、艱苦的山村教學;35年,他心中始終篤定的一個目標,是教好大山里的每一個孩子。35年來,從這所不起眼的山區村小,已走出了150多名大學生。

  我們都走了,孩子們怎么辦

  高云村,與大竹縣清水鎮接壤,土地貧瘠,交通不便,經濟落后,人們都喊那里“高云山上”。

  1984年,鄧禮映第一次走上講臺。那年,他20歲。

  走出大山,是高云村人世世代代的夢想。作為全村當時的佼佼者,鄧禮映的選擇讓人十分意外。

  破舊的學校、代民師的頭銜、每月20元不到的工資……不少人認為,他在高云村肯定待不長。

  事實上,當時的山區教育,何其艱辛!一個老師包一個班,門門課程都得自己教。工作累、條件差、工資少,往往是派的老師前腳剛去,后腳便走……

  目睹此景,鄧禮映也曾動搖過。可是,這些山里的孩子怎么辦?他偷偷地抹了一把淚,決定扎下來,先帶出一屆畢業生再說。

  無奈迫于生計,1990年春節,鄧禮映隨同鄉一起踏上了南下的列車。因為寫得一手好字,很快找到了一個倉管的職位,月薪300多。而彼時,家里的代課工資每月僅60元。可是,五倍的薪酬并沒有讓鄧禮映欣喜。夜深人靜時,學校里那一張張稚嫩的小臉、一雙雙渴望的大眼睛總會在他的腦海里浮現……

  抵不住思念,擋不住煎熬。三天后,他毅然辭掉工作,結束了此生唯一的一次“下海”之旅。

  后來,知曉情況的親友都責怪他,問他圖啥呀?他笑笑說,舍不得孩子們,我們都走了,孩子們怎么辦!

  1998年6月,鄧禮映考入萬源師范學校民師班。2000年轉正后,他本可以選擇留在條件更好的中心校,但他沒有!他二話沒說,又回到了生他、養他的高云村。

  2012年,隨著生源減少,代課教師清退,高云村小只剩下鄧禮映一名教師和三十幾個學生。根據實際情況,不得不采取一班多級復式教學模式,鄧禮映的教學任務自此變得更加艱巨……

  春夏秋冬,寒來暑往。這些年來,有三十多位教師在高云村小和鄧禮映成為同事,并先后離開。誰知只有他堅守如初,一干就是35年。

  你就是我們的“爸爸”

  幾十年來,鄧禮映用自己的一言一行,詮釋著“不拋棄、不放棄,努力讓每一個孩子成才”的初心;幾十年來,鄧禮映用自己的耐心、細心和愛心,得到了村民和學生的高度贊譽。

  一個教師,十二個孩子。現在的高云村小,最小的學生只有3歲,所以鄧禮映既是教師又是保姆,給學生擦鼻涕,扶著學生上廁所……大事小事,他都要操心。

  14歲的學生毛必章,存在智力障礙。其母親離家出走多年,父親也一直在外打工,與八十多歲多病的爺爺一起生活。當初,鄧禮映建議把孩子送到縣特殊學校就讀,但毛必章爺爺非要在鄧禮映手下就讀,還說如果不收,孩子就只能輟學了。在老人的懇求下,鄧禮映收下了這名特殊的學生。

  可智障兒童的教育并非易事。毛必章剛到學校,不會上廁所,不會拿筆,就連說話都含糊不清……在這名特殊的學生面前,鄧禮映窮盡了一切辦法,還自學了手語,一邊說一邊比比劃劃,吸引孩子的注意力。

  辛勤付出最終創造了奇跡!今年3月4日上午,當鄧禮映正在給二年級學生上課時,毛必章突然跑上講臺,把他往教室外面拉。急得滿臉通紅的他,嘴里清晰地蹦出了“老……師……”兩個字,原來是外面來了一批志愿者,到學校看望他們。

  九年了,他終于會喊“老師”了!那一刻,鄧禮映情不自禁地落下了淚水……如今,毛必章已學會了數數、寫字、做游戲,臉上也時常掛著自信的微笑。

  其實,在很多學生眼中,鄧禮映既是老師,也是“父親”。

  現讀高二的奉宇航,小學時由于父母長期在外務工,鄧禮映便主動把他接到了自己家,每天帶著他一同上學、放學,六年時間,吃在一起、住在一起。潛移默化中,奉宇航逐漸把鄧禮映一家當成了親人,硬要改口叫他“爸爸”,還曾悄悄把作業本上的名字改為:“鄧東方”。

  鄧禮映的妻子聶瓊透露,這些年,先后有20多個學生在他家寄宿,時間長了,孩子們都自發地叫他們“爸爸”“媽媽”。分開后,這些孩子還自發地建了個微信家人群。節日里,夫妻倆會接到很多“孩子”的問候電話和短信,加上自家三個子女,要是不看號碼呀,還真難聽出來是哪個呢!

  在高云一天,我就會干好自己的事

  站在高云小學,遠眺即是茫茫大山。從學校出門向南,翻過一座小山坡,步行十多分鐘,就是鄧禮映的家。三間瓦房,建于上世紀八十年代,屋里布置有序,雖簡陋卻溫馨。

  “家里的房子雖沒有新修的學校漂亮,但卻藏著我最愛的‘寶貝’呢!”提及寶貝,鄧禮映一臉自豪,又略顯神秘。

  原來,那是一大疊獎狀和榮譽證書。

  優秀教師、優秀班主任、優秀村主任教師……鄧禮映也記不清這些年,自己拿過多少獎、得過多少表揚了,但最驕傲的是:2013年、2014年先后被四川省委省政府、國家教育部評為“優秀教師”。

  證書的背后,誰能想到,有著多少不為人知的故事。

  出高云村小大門右側,不遠處有條小河溝,每遇大雨,河水便會暴漲。到了上學時,為了學生的安全,鄧禮映和同事就會來這里背孩子過河,最多時有學生300多人,其中一半人要經過這條河溝。每次背完學生,老師們就會累得汗流浹背。到后來,老師少了,再到后來,剩下他一個人,但雨天背學生過河的工作從未停歇。

  今年46歲的村民鄧禮瓊說,她一家三代在鄧老師手下讀書,鄧老師不僅背過她婆孫三代,全村百分之八十的學生鄧老師都背過……

  白天上課、備課、批改作業,一絲不茍。晚上回到家里,鄧禮映還是停不下來。因為,除了教書,他還有一項“工作”,那就是幫村里人安裝、調試電視信號接收器(俗稱鍋蓋)。由于是免費幫忙,所以找他的人特別多。

  有時候,別人硬要塞錢給他,他會怒色道,鄉里鄉親的,幫點小忙不算啥,一杯茶、一盅酒、一碗面還行,給錢,就太見外了!

  有人問,“鄧老師,教書那么累,還要幫大伙干這干那,不累嗎?”他說,工作總有累的時候,但一想到大家需要我,即使再累,只要在高云一天,我還跑得動,就會干好自己的事!

  三尺講臺,四季耕耘。捧出一顆心來,不帶半根草去。35年堅守,鄧禮映憑著執著和信念,為高云的山區孩子撐起了一片藍天,從這里,已先后走出了150多名大學生。(楊東 簡朝龍)

附鏈接:http://sc.people.com.cn/n2/2019/0908/c393657-33334104.html
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復制文章】【打印文章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3d彩票坐标